仙草盖饭

【双安】The butterfly

啊老夫的少女心…………【捂心口】 三水言匡: -师生pa -题文无关系列 已经放学半小时了。 安莉洁低头看了一眼手表,又抬头透过门上的玻璃窗看了一眼教师办公室的状况。 女生们仍攥着卷子或作业围在年轻的班主任旁边,几乎围成铁桶似的密不透风。不知道是不是正是她们的过度热情使这个班级自换了个班主任后就一举从最后一名一路飙升,直至占据了年级第一的霸主地位。 安莉洁从来不是班主任后援会里的一员,但她确实每天都和班主任一起骑车回家。 这是因为他们正好住一个小区——介于仅仅这一条消息就让班里的女生表达了各种复杂的心理反应,安莉洁默默把剩下半截“我们就住对门”咽回了肚子里。 高三的课业总是很繁忙,学生们每天回家除了学习就是刷题,恨不得一天能有四十八小时来用。 虽然安莉洁长期在年级前三徘徊,也不代表她对时间的需求会有什么缩减,但在等安迷修的过程中她什么作业也没做,就那么白白荒废了她能刷完半张卷子的时间。 按照安莉洁的身高和角度,她根本不能透过女生的围墙看见班主任——即使安迷修有179cm,被团团围住的成年男性也得费很大劲儿才能勉强伸出一条胳膊向安莉洁示意性地招一下。 安莉洁知道安迷修在示意自己先回去。 这不是第一次发生了,毕竟热爱学习和班主任的女生实在太多,不过安莉洁非但没有走,反而打开办公室的门走进去倒确实是第一次。 木门开合的声响引得所有人短暂转移了注意力,安莉洁得以从人群中瞥见安迷修那双软绿的眸子。带着点惊讶,但很快又雀跃起来,眼角悄悄弯出一个弧度。 “安莉洁,你怎么也进来了?是有问题吗?”安迷修问她。 “不。”安莉洁摇头,“我在外面等你回家,站累了进来坐一下。” 这一记带了点抱怨的直球打得安迷修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倒是周围的女生们叽叽喳喳地对这话表示出了她们的羡慕嫉妒恨。 完全不擅长招架女生的安迷修立刻被转移了注意力,狼狈地连连摆手否认各种无端猜测。 “那,时间也这么晚了。”他瞥一眼窗外,“冬天天黑得早,各位小姐们请快点回去吧!不然老师也会很担心的。” 称呼班里的女同学们作“小姐”约莫是除了安迷修的外貌和性格以外另一个让他大受追捧的原因——同样也是他被教导主任找去促膝长谈的原因就是了。 不过安迷修执着地没改过。 “这是一种礼仪。”他跟安莉洁如此解释。 安莉洁“哦”了一声,过一会笑起来:“嗯,我确实很喜欢安迷修先生用‘安莉洁小姐’来称呼我呢。” 她的面颊被一只出故障的街灯映得忽明忽暗。 既然安迷修称呼她为小姐,安莉洁就在课下称呼安迷修作先生。 “称呼相对应也是礼节。”少女一本正经地说。 于是安迷修就败下阵来,暗自祈祷这事儿不会再被教导主任发现。 灯光消失、安莉洁的脸短暂没入黑暗的时候,她脸上的笑容还在安迷修眼前晃着,微抿的唇角、上扬的弧度和温柔的眼睛。 那时候安莉洁还没有买车,每天走回家,安迷修就推着自行车陪她,此刻猛地停住脚步,于是安莉洁的脸自灯光下再次清晰起来时就转为了疑惑的姿态:“安迷修先生?” “不。”安迷修别过头,“没、没事。只是在想你累了吗?要不要休息一下?” 安莉洁来回看了一下这段两旁只有高耸围墙的路:“在这里?” “啊。”安迷修有点卡壳,半晌憋出来一句:“要不你坐到车上我载你?” 结果剩下骑车两三分钟能到的路程硬是被安迷修骑了将近十分钟。 是夏,少女经过一个高二抽长的体格让校服显得有点不合身起来。上衣下摆随着抬臂的动作会露出一小截纤白的腰肢,水手裙下的两条腿在自行车轮侧悬空小幅度晃荡。 她的胳膊搂住安迷修的腰,微凉的体温透过薄薄的衬衫打在安迷修皮肤上。 安迷修鼻尖鬓角都渗了汗,一开始的那段路程骑得歪歪扭扭差点撞上墙。 “安迷修先生?”安莉洁仰起头,只能看见安迷修白色的衬衫后领和泛红的耳尖。 “你很热吗?要不我还是下来自己走吧。”她问。 “不不。”安迷修少有地拒绝了女性的要求,更罕见地带着点不可言明的私心,“我、还没习惯,过一会就会骑好了!” 少女应了一声,再次沉寂下去。 过了一会,安莉洁的脸颊靠在了安迷修背上,对方好不容易把正的龙头差点又往旁边一歪。 “安莉洁小姐?”他试探性喊了一声,“你睡着了吗?” “没有。”安莉洁说,安迷修甚至能感受到她说话时面颊上细微的动作。 “我只是觉得,”少女声音平板地叙述着,“安迷修先生的脊背看起来很坚实啊,想靠一下试试看而已。” 有谁的心脏重重跳了一下,声音响亮震颤了安迷修耳际。 夏天的夜不暗,林立的明亮街灯吸引昆虫飞蛾扑火般驻足,但安迷修却猛地眼前一黑,仿佛所感知到的一切都逐渐褪去,只剩下倚靠在脊背上那点几近微不可查的重量。 完了。他心想。 “刺啦”一声,自行车歪歪扭扭险之又险地停在围墙前头。 ——龙头还是歪了。 等学生们散干净,安迷修终于和安莉洁骑上自行车回家的时候,已经过了放学下班的交通大潮。 他们一前一后地骑了一路,两条手织的围巾在身后甩得同样晃晃荡荡。两人的影子在道路上孤零零地拖长,偶尔有路人或轿车经过,影子在短暂的交错后又很快分离。 骑过最后一个马路口时,安迷修听到身后传来刺耳的橡胶与地面摩擦声。 “安莉洁小姐?”他立马停下车转身去看。 安莉洁正站在车旁,弯下腰检查车轮。 “好像,被什么扎漏气了。”她猜测着,“大概是刚刚路旁的玻璃渣,我没完全绕过去。” 安迷修推着车走到她身旁:“好在这里离家也不远了。你骑我的车,我帮你把车推回去吧。” “不。”少女摇头,“反正也坏了,就放在这里吧。” 安迷修一愣:“如果是因为明天还要从小区推出来经过这里去修车铺的话,我也可以帮你。放在这里容易被偷吧。” “不要。”安莉洁仍旧是摇头,近乎固执地重复自己的回答。 她抬眼看向安迷修,立在路灯灯光笼罩到的范围边缘,眼睫颤了一下,扫下的阴影如同蝴蝶抖动的翅。 “安迷修先生,”她说,“可以请你载我回去吗?” 安迷修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 安迷修踏入自己即将教授的第一个班级时,天气热得简直能让道路都融化。 风扇的呼呼声中学生们在桌面上疲倦地趴伏着,看见一个年轻人进来,一时之间竟谁都没有动静,最后还是班长问了一句:“您是我们新来的班主任?” 安迷修有些紧张地清清嗓子,点点头:“是的,我……” 于是整个班级一瞬间竟然沸腾起来,女生们兴致勃勃地撑起身体想要端详清楚他的面容,大胆的男生们提出的新奇问题层出不穷。 安迷修还没见过这种阵仗,边试图继续自我介绍边在班级里扫了一眼。 安莉洁就是在那时候撞进他眼里的。既显得格格不入,又让这一刻安迷修被吸引过去的注意显得恰到好处而顺理成章。 她托着下巴,侧首看窗外,面部线条被阳光刷得雪白,呈现出近乎圣洁的美感,纤长的脖颈如天鹅。 她身周的阳光太盛也太干净,硬生生在嘈杂的教室里划出一片孤独的寂静,仿佛下一秒就会游离人世。 “那个、那位同学。”安迷修突兀地出声唤道。 安莉洁过了一会才意识到那是在叫自己,缓缓地转过头来。 她和安迷修对视的瞬间,安迷修下意识屏住了呼吸,像是生怕惊扰什么迷途的小兽——或天使,谁知道。 “你的……”他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怎么措辞,“你的眼睛、嗯,很漂亮。” 安莉洁疑惑地歪了一下头,水蓝的发扫下颈窝。 “窗外阳光那么大,”安迷修迎着那双绿色眸子的注视尝试露出微笑,“你这么盯着窗外会伤到眼睛的。” 全班此时诡异地静默下来,大约是被安迷修的态度所影响,纷纷回头去注视对话的另一方。 安莉洁只是看着安迷修一个人,缓缓地、缓缓地眨了下眼。 那时候她的睫毛上闪烁着金色阳光,投在面颊上也是一小片浅淡如蝶翅的影,浅得叫人错觉几乎要破开什么束缚飞往谁的梦里。 “老师。”安莉洁开口,“请告诉我你的名字可以吗?” 这个问题本身并不出格,任何一个学生都有资格向老师提出这个要求。 安迷修回答这个问题也理所当然,他总归要告诉学生自己的名字。 但仅仅是一瞬间,安迷修好像忘记了这回事儿。 他觉得自己约莫只是单纯无法拒绝对方提出的这个要求,或者——是除此以外的别的要求。 可能是因为安莉洁说话的语调,可能是因为安莉洁眨眼的动作,也可能只是嘈杂蝉鸣里裹挟着的一点叫人迷糊的热浪。 更可能是命运维持这世界几十亿人口周转时无心地一指或一瞥,就成为让两条轨道相交的瑰丽魔法。 于是安迷修也冲她眨了眨眼: “当然可以。” 安莉洁不怕冷,在冬天总是穿得不多——直到安迷修总是逼着她套上层层叠叠的衣服。 但她穿得大概仍是班级里最少的,即使大家都恨不得把自己裹成球的日子里,少女的身量也仍旧轻盈得好像随时能脱下外套破开蚕茧、轻盈地跃入夏季。 不过安迷修的话到底是有点作用的。 隔着几层衣服,安莉洁想要伸手彻底环住安迷修的腰身明显十分困难,于是她尝试了一会就放弃了,只是搭在安迷修的腰两侧。 她将额头抵在安迷修脊背上,安静地垂下眼。 这个动作太过为安迷修所熟悉,以至于他即使隔着衣服也错觉能感受到少女的吐息声。 冬天的风刮过人皮肤的时候像刀子,安迷修眯着眼心想这样也好,能把安莉洁护在自己身后。他刚想完没两秒,一双手就捂住了他的面颊。 “安莉洁小姐?”安迷修一惊,但经过几个月的锻炼明显有所长进,手依旧稳稳地把着龙头。 “脸,很冷吧。”安莉洁说,声音被风割得有些支离破碎。 她说出口之后感到掌心下的脸露出一个微笑。 “不冷。”安迷修意料之中地回答,“请把手放回去吧,要是掌握不了平衡摔下去就糟糕了。” 安莉洁也意料之中地没有改变动作。 他们在沉默中骑进了小区。 安迷修停完车之后第一个动作就是伸手去捂安莉洁的手,微微皱着眉头:“果然,又冷得像冰一样。” 安莉洁没说话,仰头看了他一会。 声控灯逐渐暗下去,又在下一个瞬间明亮起来。 “安迷修先生。”安莉洁突然踮起脚,“你可以把脸凑过来一点吗?” 安迷修疑惑地侧了侧头:“怎么?” “凑过来一点。”安莉洁似乎有些不满意安迷修的无动于衷,加重了语气,然后就听到握住她手的男人自喉咙里滑出一声轻轻的笑,手握得更紧了一点。 安迷修俯下身,在安莉洁额头上印下一个吻。唇瓣是微凉的,像前几天初落的细雪。 少女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安迷修的掌心脱开了,向上攀去勾住了对方的脖颈。 她踮着脚,把安迷修正待说的话堵了回去,身体太过前倾,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地撞进安迷修怀里。 安迷修反手搂住她的腰,结结实实地抱住她。 就像漫长的夏季即将结束的那天一样,少女从墙上跃下时带着点近乎悍不畏死的气势,又像是失足自神话中跌落人间的某个角色,裙摆在空中摇曳出绚烂的弧度。 而安迷修在下面接住她,小心翼翼又坚定地将她盛在自己的怀抱里,像拢住夏日最后的一只蝴蝶。 ——安莉洁从来不是班主任后援会里的一员,但她确实是安迷修的恋人。 —END— 实实实际上是给 @失乐园 太太的提前几个月的生贺(←辣鸡 赶得很急写得很糟糕QAQ也没有写出美好的水手服莫名就变成冬天了!真的非常抱歉了!【土下座
2017-08-27

【凹凸/双安】早安。

北风江上。: *双安。*是草儿太太点的同居梗。 夜,是十分的寂静。虽然说是夏天快要结束,但空气中还是带着些预留下来的潮湿。虫鸣声也逐渐低了下来,绿草从间穿梭着点点青黄亮光,便是这个夜晚的礼物。 室内空调开至适宜温度,发出令人愉悦的声音,似动物呼气那般。安迷修从梦中醒来,揉着眼睛望了望身旁躺着的姑娘。她睡得很熟,唇角处悬挂着什么晶莹物体,仔细一看原来是口水,想必会是一个很美好的梦境吧。安迷修没有想再多,而是接着睡他的觉去了。 早晨六点,手机闹钟准时响起。 安迷修睁开双眼,水绿色的眼眸望着天花板。片刻之后便起身换好衣服走进厨房。向平底锅中加入油开火烧至微微冒泡。手握鸡蛋在锅边缘处轻轻敲出小口把蛋打进锅中。一定时间后就可以出锅了,糖瓤煎鸡蛋,算是最富有营养的。在表面撒上少许食盐,火腿切片配上洗净的生菜装饰一侧。用刀刃在火腿肠表面轻轻划了一道,去掉两头的东西后扔进锅中。煎炸几分钟直到颜色有轻微变化装在刚才的煎蛋盘。取出柜里的奶粉与玻璃杯,简单清洗杯子随后拿出小勺向杯中舀了几勺奶粉并撒入小部分砂糖。用温水泡开用筷子轻轻搅拌。简单的早餐就这么做好了。按照先前的做法又做了一份出来。 双手端起盘子按照座位依次放好,牛奶也与其相同。安迷修抬头看向客厅中悬挂的表,分针在六和七之间停留。现在还没有起床,真像一只小懒猫。他心里对于自己的那位女友是这样的可爱形象。 轻轻打开卧室屋门却发现这副场景,女孩双臂双腿打开呈“大”字模样,蓝绿色头发随意搭在肩上和床上。安迷修因为无奈而皱起眉头,坐到床旁边望着她的睡颜。弯弯的睫毛、红扑扑的小脸以及白皙的皮肤,是每个女孩子都拥有的。他抬手揉着安莉洁的头,身子微微低下去启唇轻言。 “早安、我的公主殿下。” 安莉洁因美梦被打扰略微有些不满,慢慢悠悠地坐起身,眼角带着倦意,抬手揉着迷糊的眼睛。望见坐在床边的安迷修连忙扑向他,像一只乖巧的小猫那样窝在对方怀里,不肯离去。 “安迷修先生早安——” 语调拉长可以体现出安莉洁是在向安迷修撒娇。安迷修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撩起她额前的头发俯身在额头落下轻轻一吻,说话的语调中带着对怀中人的无奈与宠溺。 “早安,亲爱的安莉洁小姐。再不起床的话,早饭可就要凉了哦?” 好长时间没有写文,都不会写了(?)给草儿太太土下座!!!点梗拖了这么长时间真的对不起jdjabwhsjsjsjs(乱打一通)很不要脸的艾特太太 @失乐园 啊啊啊啊啊垂死中惊坐起!!妈哟好甜啊真好啊我要失智!!!
2017-08-22
© 仙草盖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