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草盖饭

逞しく生きたい

叫我草儿就好
头像是赫赫画的爱她一辈子

微博@scolover_

我死而无憾了

Sin A:

给失乐园爹那张图即兴瞎配的短篇,不打tag了
———————
也许是发生了什么,安迷修感觉不太好。

是早餐里的食物有什么差错吗?是昨天的狩猎太辛苦了吗?
安迷修说不清楚,他只是感觉不太好。

对了,是因为那双眼睛罢。

安迷修怔怔地看着热流刀上一小块未擦净的血迹,半晌之后才回过神来,用力地用手套拭去了。
红色的血液溶进黑色的布料里,什么也看不出来,血腥味也只是很淡很淡的一丝。

廉价。

安迷修脑海里忽然蹦出这个词。
他想起了那双眼睛,和那句撕心裂肺的、带着陌生口音的最后呼唤。
是在叫什么人呢?
安迷修不知道。
因为接下来那个人就死去了。

安迷修的心脏跳的很快。他还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惶惶的,在原地站了半天,任由周围来来往往的参赛者投向奇异的目光。

安迷修说不清楚胸口处要掉出来的情绪是什么。

忽然,他的背后被人拍了一下。
是安莉洁。他不用回头就知道,在这种地方,只有她会这样打招呼。

“安迷修。”安莉洁看着他,“你怎么了。”

安迷修觉得自己在说话,可是他听不清声音。
他看向地面,接着他感觉到自己被抱住了,女孩子有些吃力地垫起脚,努力抱住他的脑袋。
安迷修想要俯身,叫她方便些,不知道怎么的就蹲了下来,也用力回抱住她。

安莉洁什么也没说,只是一个劲摸他的后脑勺。
而骑士呢?肚子里有那么那么多话想说,却又说不出来。

不过,这又有什么关系呢?

评论

热度(17)

  1. 仙草盖饭Sin A 转载了此文字
    我死而无憾了
© 仙草盖饭 | Powered by LOFTER